茶茶

Till we see the light.

读《答柳柳州食虾蟆》的沙雕脑洞:
柳:哇,你也被贬了吗?我给你安利一下,南方的虾蟆敲好吃!
韩:我,韩昌黎,就是饿死,死外边,从这里跳下去,也不会吃你一口虾蟆!
(几个月后)
柳:如何?
韩:……真香。

“余初不下喉,近亦能稍稍”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请忽视本诗结尾的玻璃渣。